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语文·爱写作·爱生活

生活是写作的源泉,写作是思想的体现。让我们在文学家园中展书生意气,笔耕不辍!

 
 
 

日志

 
 
关于我

这是我们2012级(A)(B)班组的文学家园。欢迎同学们、家长们、朋友们的访问,你们的光临,就是对这个新生博客最大的支持。同时,我们也真诚期待着您的留言和点评!

网易考拉推荐

水一边·街一边(陈馒羽)  

2012-10-26 23:47:24|  分类: 考场&征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一边·街一边

七(B)班  陈馒羽

我生活在路桥。

    路桥,是一个极其平凡的小镇。

    即使在这儿生活了有十三年之久,可我却依然对他——路桥,有着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我只能隐约感觉到他的存在。

    记忆中的路桥,只是一碗暖胃的姜汤,一颗喷香的糖炒栗,以及老街的木门里,传来咿咿呀呀的越剧唱腔。

    曾经看过一本庄向娟的小说,写的是我们十里长街。隐约记得,书名叫《水一边·街一边》。

    来过十里长街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座具有古典风韵的街, 一座老街。

    不远处的咖啡店里,悠悠的传来了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独奏《星空》。

    这时候,我忽然察觉到,下雨了。

    下了一场淅沥小雨的十里长街,显得格外有韵味。

    雨还没有下完,屋檐下时不时滴下几滴雨滴,落到由青石板拼凑成的小路上,继而发出“滴答”一声,让人回味无穷。

    身处这种诗情画意的景象,这样的时候,感情最容易发酵,很容易勾起人们对如烟往事的回忆。那潮湿的忧思与惆怅,自然会爬上心头。这雨下的格外细碎轻盈,我不禁想起了戴望舒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偶尔撑伞一把,漫步那绵长的小巷,曲曲折折,仿佛真有十里,在我的视线里,看不到它的尽头。

    走在老街上,就仿佛在读一本书,一本很厚很重的书,深邃的望不到头,真不知道该如何推开这扇紧闭的大门。那本书,透露出一股从从容容的安静与自在,但那股花草的清香味却无从追寻,但渐渐又透出了一股轻松与惬意,很奇妙的感觉。

    渐渐地,老街不再老了,他已经与城市接轨,不过依然以一种稳定持续的节奏向前推进。

    偶尔走在老街上,看见三五个女工坐在木门外裹粽子,饱满圆润的糯米,接近且散发着清香的粽叶,被她们一一熟练地包裹在一起,偶尔有几个卖本地话叫“烤糖”的老爷爷从街上走过,买上几粒,还在嘴里,仿佛尝到了老街的味道,品到了老街2000多年来的蜕变与艰辛的历程。

    雨停了。

    漫步在街上,忽然听到走在前面的孩子正奶声奶气的告诉他母亲,他想吃“泡虾”。果不其然,飘来了一股浓香。前面的十字路口,就有卖泡虾的老人。

    泡虾也是路桥的特色小吃。在路桥的大街小巷,都有卖泡虾的店铺。在卖芝桥,没走几步,就有一个卖泡虾的小店。这个小店的主人是这位穿着蓝色大褂的阿公。娴熟的做泡虾的手法与永恒不变的香味扑鼻,使经过这里的人都忍不住去买上几个,饱饱口福。

    我也早已闻不得那股泡虾的香气了,只想咬一口那外酥内软的泡虾。待滚烫的泡虾放到了我手里,我也忍不住哈气起来,巴不得可以马上一口咬进去。我一边走一边吃,一会儿泡虾便被我吃完,我还忍不住舔了舔手指头上残留的油汁。真是享受啊。我不禁赞叹道。

    又一次走在老街的青石板路上。

    忽然听到前面有一个稚嫩的声音问道:“十里长街,有十里吗?”我竟为这句话,湿了眼眶。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