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语文·爱写作·爱生活

生活是写作的源泉,写作是思想的体现。让我们在文学家园中展书生意气,笔耕不辍!

 
 
 

日志

 
 
关于我

这是我们2012级(A)(B)班组的文学家园。欢迎同学们、家长们、朋友们的访问,你们的光临,就是对这个新生博客最大的支持。同时,我们也真诚期待着您的留言和点评!

网易考拉推荐

说“儿童”——与“苏子”妈妈探讨想到的  

2013-03-29 15:07:11|  分类: 趣味语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得“苏子”妈妈在QQ上留言:王老师你好!我是“苏子”妈妈,孩子晚上跟我有不同的意见,她说《回乡偶书》中的“儿童”是指“家乡的小孩”,说以前老师说。我说按诗的深层次的理解诗指“作者儿时的伙伴”。你的看法呢?
        未作多想,我回复:我的观点是从“儿童”一词的使用历史以及从这首诗的情境来看,应理解为“乡间小孩”。
   “苏子”妈妈:诗人离开家乡几十年,如果是“乡间的小孩”不认识贺知章是很正常的事,体现不出诗人老迈衰颓与反主为客的悲哀情绪。诗人碰见的是自己儿时的伙伴,可儿时的伙伴却不认识诗人,我想此时诗人才有感而发写下了这首脍炙人口的古诗。
       我回复:在“儿童”意思发展中,有两种比较突显的意思:一是指未成年人,二是指孩子与奴仆(双音节)。据我了解,这首诗中的“儿童”历来多理解为“乡间小孩”,也就是取第一个义项;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取第二个义项,就是“孩子与奴仆”,但似乎与“少小离家”相矛盾,因此有人把它解释为:家族中的孩子与奴仆。这两种观点我还是蛮认同的。对于您的观点,我是这么想的:如果说是“儿时的伙伴”,诗人也应用比如“旧时”等词等加以限制修饰,这在古诗也是存在的。另外从诗歌呈现的情境来看,似乎用一个孩子和一个老者同时呈现更为有意味,孩子,天真无邪,不谙人事,再加上其“笑”,更能衬托诗人历经人事沧桑、人生迟暮的“伤感”,这样的情感冲突,似乎更具戏剧性,让人印象深刻。如果同是两个老者相对,虽也能表现一种“伤感”,但艺术效果似乎相比较而言就差了点。仅一家之言,如有不当,请批评指正。
    后觉自己的解释很是单薄,遂查找一些资料,也供大家阅读理解。“诗无达诂”,也希望大家都有自己的见解。
 


回乡偶书(贺知章)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诗人简介】

       贺知章(659—744 ),字季真,唐朝诗人。自号四明狂客,越州永兴(今浙江萧山县)人。证圣元年进士。历任国子四门博士,太常博士,礼部侍郎,加集贤院学士,太子宾客兼秘书监。天宝三年因为不满奸相李林甫专权而返乡,隐居镜湖。一生风流倜傥,豪放不羁,与李白、张旭等合称“饮中八仙”。长于七绝,其写景之作,清新隽永,诗味浓郁。

 贺知章生性旷达豪放,善谈笑,好饮酒,又风流潇洒,为时人所倾慕。当看到李白的诗文,即赞为“谪仙人也”,后成为忘年之交,并把李白引荐给唐玄宗为官。贺晚年放荡不羁,自称“四明狂客”,又因其诗豪放旷放,人称“诗狂”。常与李白、李适之、王琎、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饮酒赋诗,时谓“醉八仙”。

【赏析】

    贺知章在天宝三载(744),辞去朝廷官职,告老返回故乡越州永兴(今浙江萧山),时已八十六岁,这时,距他中年离乡已有五十多个年头了。人生易老,世事沧桑,心头有无限感慨。《回乡偶书》的“偶”字,不只是说诗作得之偶然,还泄露了诗情来自生活、发于心底的这一层意思。 第一首写于初来乍到之时,抒写久客伤老之情。在第一、二句中,诗人置身于故乡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之中,一路迤逦行来,心情颇不平静:当年离家,风华正茂;今日返归,鬓毛疏落,不禁感慨系之。首句用“少小离家”与“老大回”的句中自对,概括写出数十年久客他乡的事实,暗寓自伤“老大”之情。次句以“鬓毛衰(cuī催,疏落之意)”顶承上句,具体写出自己的“老大”之态,并以不变的“乡音”映衬变化了的“鬓毛”,言下大有“我不忘故乡,故乡可还认得我吗” 之意。从这里就可以知道,认不出我的是我儿时的玩伴,有一种对面不相识的沧海桑田的感觉。

【引自“律师的心灵对话”博客】:

         首先,“相见不相识”通常用于以往很熟悉的人或者本应该相互认识的人相见时因种种原因并没有互相认出对方,从而表达出一种遗憾或伤感的情怀。作 首先,“相见不相识”通常用于以往很熟悉的人或者本应该相互认识的人相见时因种种原因并没有互相认出对方,从而表达出一种遗憾或伤感的情怀。作者年老辞官回乡,与一群小孩子之间不存在“相见不相识”的情感联系。

    其次,作者年轻时离开家乡,赴异地为官,年老时回归故,应当对所见所闻会有很多感触。回归故里后,作者所见肯定很多,作为内心情感的表达,作者所选择的描述对象应当是那些最能体现内心情感的部分。诗的前两句,侧重交代作者为官与回归的历程,借以说明时光流逝,青春不再,物是人非的内心感受。后两句如果以“孩子”来解读“儿童”,仅理解为一群孩子围着陌生的作者并加以询问,似乎脱离了全诗表达心境的需要。要知道,当年作者回乡时已经80多岁了,家乡的小孩子不认识他是件很普通而平常的事。

    再次,从唐诗的文化背景分析来看,唐诗中用以表达小孩子的词通常用“童”、“童子”,很少用“儿童”一词。如王维《田园乐(其六)》中:“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贾岛《寻隐者不遇》中:“松下问童子,云师采药去。”唐诗中除了贺知章《回乡偶书》中使用了“儿童”一词外,另一处使用该词的是李白的《南陵别儿童入京》。但李白这首诗题中“儿童”的意思是指“儿女孩子”而并非泛指小孩子。诗的正文中还是使用了“童”来表达孩子的意思:“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最后,博主认为,从一般常识分析来看,一个久别家乡回归的人,最能打动其内心情感的东西除了物便是当年熟悉的而变化了的人。即所谓“物是人非”,则应是这个意思。故,吾以为,作者在诗的前两句作了相关交代后,应当转为描述和当年在家乡时一起成长玩耍的伙伴相遇时的感触。历经几十年的风雨,年轻的故友都已经年老的年老,离世的离世。那些本该相识相知的玩伴,见面后自然难以认出。从这个角度解读,后两句对于作者的内心伤感与情感描述则更为突出,全诗的意境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故,依博主之浅见,此处的“儿童”宜作为“儿时的玩伴”来理解似乎更为恰当。者年老辞官回乡,与一群小孩子之间不存在“相见不相识”的情感联系。

【引自“庄灿煌”博客】

    (一)这首诗为天宝三年(744)诗人归隐永兴时所作。

  偶书指因偶有所感而即兴写下来的文字,原作二首,这是第一首。诗中运用对比的艺术手法,细致传神地表达了诗人重返阔别数十年的家乡时那种既感喜悦又觉陌生的复杂感情,读来觉得入情入理,亲切自然。
       首句“少小离家老大回”,以简洁平实的语言概括了自己大半生的经历。通过“少小”与“老大”、“离”与“回”等词语的反比,突出离乡时间之久。
     次句“乡音无改鬓毛衰”,则通过变(鬓衰)与不变(乡音无改)的对比,表现出诗人尽管客游他乡多年但思恋故土之心始终没有改变的老而弥笃的情怀。三、四句“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是从诗人的角度宕开,以儿童的角度描写故乡人对自己还乡的反应,其中也暗含了诗人这家乡原来的小主人与今天的小主人—— 儿童之位置变换的对比,使画面顿时呈现为欢快明朗的喜庆色彩。你看,见到诗人这须发皆白、老态龙钟的陌生人扶杖归里,孩子们立刻蹦蹦跳跳地围拢来,不等诗人开口,他们就很有礼貌地抢着称诗人为“客”,“笑问客从何处来”,真是妙笔神来,谐趣无穷。一个“笑”字就把诗人多年的思乡之恸都一下子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首诗虽名之为“偶书”,但在语言运用上也是颇具匠心的。语言通俗自然,很接近口语,但同时异常凝炼,富于概括力,令人回味无穷。

(二)“少小离家老大归,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贺知章是很早就离家出去了,写这诗时,他是86岁,离家已经50多年了。他是因身体不行了,向朝廷告老还乡的。这首小诗语词简单明了,没有什么费解的东西。可是,如果要是知道了贺知章这位老人的脾气,那么,对这首诗的理解,就可能是又进一步了。

    《旧唐书.文苑中》说“知章性放旷,善谈笑,当时贤达皆倾慕之。”“知章晚年尤加纵诞,无复规俭,自号四明狂客”。这是正史给贺知章作的鉴定。《唐才子传》说他“性旷夷,善谈论笑谑。”这是给他的评语。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这是杜甫《饮中八仙》诗为他画的漫画:老眼昏花,还酒后骑马…越老是越爱玩,越老是越爱闹,这就是诗人”四明狂客贺知章。

    知道了贺知章这个人的脾气秉性,咱们重读一下《回乡偶书》。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乡音无改”,证明了老贺是先说了话的而且是用乡音说的。农村的小孩子见着生人,多是扒着门缝往外瞧,一般不敢主动上前问人家“客从何处来?”可是这里的“儿童”,不但上去问,还是“笑问”。而且,小孩儿已经首先确定这操着乡音的人一定是“客”。这么一看,那儿童的笑问客从何处来”,是问得有点儿不对劲儿了。联系贺知章的——贯表现,可以断定:并不是儿童先“笑问客从何处来”,而是这老头儿,先逗引人家孩子了。“乡音无改”,用乡音说的就是这个。可以肯定两点:一、他逗人家了。他不先逗,人家孩子会冲他个不认识的老头子笑么?会先对他提问么?二、有意误导,先说自己是客。按正常,见着生人首先是确定身份,应该是问“你是谁?”,不应该上来就给人家定性为“客”。由于贺知章的误导,“儿童”才确定了来人是“客”,即使是用乡音,也当成是“客”,这样反常地越过了“你是谁”这第一个问题,直接进入“从何处来”。这老顽童具体都说了些什么,当时是没有录下来,也就没法子知道了,只得自由想像了。

    这样一来,我们看到,除了天真可爱的“儿童”,还有一个爱玩爱闹的老顽童。“少小离家老大归”,定有许多慨叹:“乡音无改鬓毛衰”,定有许多伤感。但是,能在晚年回归故乡,毕竟是生命的落实,毕竟是一种幸福。回家的感觉主要还是兴奋。此时,看到孩子就联想到童年的自己,这是自然而然的,想和孩子玩一玩,摸摸脑袋,逗逗笑话,也是顺理成章的,特别是贺知章这个人。

    老人有意制造误会,引发孩子的笑声,表现出健康的心态,活泼的性格。有人把作者说得很苦:什么人生易老呀,什么世事苍凉呀。仿佛写的是:欢乐的儿童加上悲伤的老者。其实,这是用共性来看个性,这是用普遍的心理来套贺知章这个人的特殊心理,贺知章和我们大家不一样,贺知章是贺知章,人家那叫“四明狂客”。他这个人的特点就是:有苦都不让别人看出。用玩用闹对待一切,包括痛苦。从《回乡偶书》中若是看出悲苦来,那有两种可能:一是,老人家大风大浪乐了一辈子,这回真的走了眼,在家乡小孩子面前写漏了一回。二是,贺知章还是贺知章,蹦蹦跳跳永远不会老,悲伤是别人给加上的。

    诗的标题就是信手得来的“偶书”,诗的语言就是轻松、活泼加自如,诗的主调就是健康、天然、生活,诗中的内容就是一个老人在逗小孩子玩。人家贺知章就是这么个爱玩爱闹的快快乐乐的老头儿。

(三)《回乡偶书》(一)中根本不存在什么衰颓之气和物是人非之慨,而是洋溢着无限豪迈、乐观、旷达情趣的。

    我们完全可以为之找到足以说服我们的下列理由。

    一是时代精神使然。诗人贺知章所处的社会是盛唐时代,国家统一,经济繁荣,政治开明,文化发达。这种盛唐气象,给盛唐诗人和盛唐诗歌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时代精神:博大、雄浑、深远、超脱、自豪、充沛的活力、创造的愉悦、崭新的意境呈现、性格和声色的结合……。《唐之韵》的解说词中说:“唐朝人信心十足,对什么都敢用微笑来接纳。”这种精神的确在李白和贺知章等诗人身上折射出来了,使他们能直面在常人看来非常伤感的回乡旅程。

    二是人之常情使然。在古代封建社会里,一般读书人或为功名所羁绊,或为生活所逼迫,往往不得不离乡背井,作客他乡,加上交通不便,就更少回家的机会。经年累月,天长日久,怀乡就成为许多人一种亲切而深沉的感情,回乡则是他们心中强烈的奢望。当这种奢望成为现实时,一种奔向故园的由衷喜悦的心情就显得更为突出了。在他们看来,怀乡思亲之情是酸楚的,然而归乡之情则是喜悦的。老大回乡的贺知章心里自然也充溢着这种幸福、温馨和喜悦之情的。

    三是诗人豁达的个性使然。《旧唐书·文苑》上说:“知章性放旷,善谈笑。”“晚年尤加放诞,无复规检,自号四明狂客。”这是正史给贺知章作的鉴定。《唐才子传》说他“性旷夷,善谈论笑谑。”这是野史给他的评语。“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这是杜甫《饮中八仙》诗为他画的漫画:老眼昏花,还酒后骑马……越老越爱玩,越老越爱取乐,这就是诗人“四明狂客”贺知章。他乃是一性情中人,爱其所爱,恨其所恨,真其所真,诚其所诚。当年,大诗人李白带着梦想来到长安。在紫极宫的紫气烟霞里,他一眼瞥见仙风道骨的李白。直呼其为“天上谪仙人”。相见恨晚之时,初识便成相知,便拉上李白一块去喝酒。酒逢知已千杯少,为文坛、历史添一段颜色。等得喝足了,话够了,尽兴了,准备起身分手了,他才发现身上没带银子,付不了酒钱。似乎是未加思索,随即解下腰间佩带的金龟抵了酒钱。潇洒得可以,也让李白记住了一辈子。正是这样一种行止随心、不受拘束的个性,这才使得贺知章在书法这个纯粹私人性的行为过程中,找到了表现自己的艺术载体。饱蘸浓墨,援笔纵横之际,活生生地包容了他作为一个书法家的心灵的律动与精神的排遣——那是超脱于功利之上的一种无拘无束与淋漓尽致。这样一位“狂客”,难道还多愁善感?难道还禁不起回乡时“儿童相见不相识”的打击而黯然神伤?

    四是诗人的人生经历使然。从史料上看,贺知章从36岁考中进士开始踏入仕途。以后50年中先后一步步升迁,历任礼部侍郎、集贤殿学士和秘书监等要职。可见,此人此生仕途顺达,不曾像其他文人那样被贬谪过。直到86岁时才自请度为道士,皇上应允,且诏赐镜湖、剡川一曲,御制诗以赠行,太子百官还为他饯行。因此,诗人这次回乡可谓“荣归故里”,衣锦还乡,是“富贵而归故乡”,没有其他文人那般坎坷曲折的仕途行走,自然没有挥之不去的感慨之音。

    对于离家远行的游子,故乡永远是行走他乡时不能割舍的最后一件行李。对于远游归来的行人,故乡总会以她的博大为你留下可堪回忆的那片天,那轮月,那棵树,那座山,那弯水。尽管很多人会因种种际遇而产生“近乡情更怯,不敢见来人”的羞愧心态,但对于生逢盛世、官运亨通而又性情放达的贺知章而言,他一定会高呼:回乡的心情,真好!

    因为,他是一个“狂客”。常人以为,狂,似乎就是狂妄和疯狂。但《论语》说:“不得中行而与之, 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 狷者有所不为也。”在这里,狂即积极进取、勇于开拓之意。李白也曾说:“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这里的狂,更多的是不受约束、自由自在之意。

    贺知章大概就是这样的狂人:率性、洒脱、淡定、从容,他的狂所要突破的约束,就是年龄、身份和地位,就是此时此地与彼时彼地。而最终把自己完全交给完全真实的情感体验。

    这就是真实的“狂客”贺知章和《回乡偶书》(其一)的真实情趣。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