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语文·爱写作·爱生活

生活是写作的源泉,写作是思想的体现。让我们在文学家园中展书生意气,笔耕不辍!

 
 
 

日志

 
 
关于我

这是我们2012级(A)(B)班组的文学家园。欢迎同学们、家长们、朋友们的访问,你们的光临,就是对这个新生博客最大的支持。同时,我们也真诚期待着您的留言和点评!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回 赵员外重修文殊院 鲁智深大闹五台山(续二)  

2015-01-01 00:29:03|  分类: 金圣叹批评本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智深走到半山亭子上,「亭子时辰到了。」坐下一回,酒却涌上来;跳起身,口里道:“俺好些时不曾拽拳使脚,觉道身体都困倦了。「即髀肉复生之叹。」酒家且使几路看!”下得亭子,把两支袖子掿在手里,上下左右使了一回,使得力发,只一膀子扇在亭子柱上,只听得刮刺刺一声响亮,把亭子柱打折了,摊了亭子半边。「初来时曾坐于此,而今已矣。

  门子听得半山里响,高处看时,只见鲁智深一步一颠抢上山来。两个门子叫道:“苦也!这畜生今番又醉得可不小!”便把山门关上,把拴拴了。只在门缝里张时,「妙笔,不张时,将使鲁达自述耶?」见智深抢到山门下,见关了门,把拳头擂鼓也似敲门。两个门子那里敢开。智深敲了一回,扭过身来,看了左边的金刚,「眼前奇景。」喝一声道:“你这个鸟大汉,不替俺敲门,却拿著拳头吓洒家!俺须不怕你!”跳上台基,把栅刺子只一扳,却似撧葱般扳开了;拿起一折木头,去那金刚腿上便打,簌簌地,泥和颜色都脱下来。门子张见,道:“苦也!”只得报知长老。智深等了一会,调转身来,看著右边金刚,「两座金刚,两样打法。○敲了一回,等了一回,都是前日大创后,不敢使酒之辞,然已亭子金刚,天崩地塌矣。」喝一声道:“你这厮张开大口,也来笑洒家!”便跳过右边台基上,把那金刚脚上打了两下。只听得一声震天价响,那金刚从台基上倒撞下来。智深提著折木头大笑。「大笑妙,提了折木头大笑,又妙。

  两个门子去报长老。长老道:“休要惹他,你们自去。”只见这首座,监寺,都寺,并一应职事僧人都到方丈禀说:“这野猫今日醉得不好!把半山亭子,山门下金刚,都打坏了!如何是好?”长老道:“自古‘天子尚且避醉汉,’何况老僧乎?「好长老,不枉是五七百人善知识。」若是打坏了金刚,请他的施主赵员外来塑新的;倒了亭子,也要他修盖。──这个且 由他。”众僧道:“金刚乃是山门之主,如何把来换过?”长老道:“休说坏了金刚,便是打坏了殿上三世佛,也没奈何,只得回避他。「真正善知识胸中便有丹霞烧佛眼界。」你们见前日的行凶么?”众僧出得方丈,都道:“好个囫囵竹的长老!──门子,你且休开门,只在里面听。”「接口将叙事带说过去,何等笔法。」智深在外面大叫道:“直娘的秃驴们!不放洒家入寺时,山门外讨把火来烧了这个鸟寺!”「一句胜百句语,不因此语,如何得开。」众僧听得,只得叫门子:“拽了大拴,「拽字妙。」「眉批:一路拽字、钻字、塞字、凿字,皆以一字为景。」由那畜生入来!若不开时,真个做出来!”门子只得捻脚捻手拽了拴,飞也似闪入房里躲了,众僧也各自回避。

  只说那鲁智深双手把山门尽力一推,扑地颠将入来,吃了一交;「从上拽字,生出妙景。」爬将起来,把头摸一摸,「妙景。○悔骂秃驴矣。」直奔僧堂来。到得选佛场中。禅和子正打坐间,看见智深揭起帘子,钻将入来,「钻字妙,我法中所谓全无威德也。」都吃一惊,尽低了头。智深到得禅床边,喉咙里咯咯地响,看著地下便吐。「看地下三字妙,活是醉人。○于吐前先写一句喉咙咯咯妙。活是醉人。」众僧都闻不得那臭,「那者何也?酒也,狗也,蒜也。」个个道:“善哉!”齐掩了口鼻。智深吐了一回,爬上禅床,解下绦,把直裰、带子,都咇咇剥剥扯断了,「本是鲁达况乃酒后。」脱下那脚狗腿来。「取出来便是俗笔,今云脱下,写醉人节节忘废,入妙。」智深道:“好!好!「出于意外之辞。」正肚饥哩!”扯来便吃。众僧看见,把袖子遮了脸。上下肩两个禅和子远远地躲开。智深见他躲开,便扯一块狗肉,看著上首的道:“你也到口!”上首的那和尚把两支袖子死掩了脸。智深道:“你不吃?”「放过一个。」把肉望下首的禅和子嘴边塞将去。「塞字妙。」那和尚躲不迭,却待下禅床。智深把他劈耳朵揪住,将肉便塞。「揪住一个。」对床四五个禅和子跳过来劝时,「上文只闹得一边,故又补出对床相劝来,则满堂闹扁矣。」智深撇了狗肉,提起拳头,去那光脑袋上咇咇剥剥只顾凿。「凿字妙。」「眉批:咇咇剥剥四字二见,其声不必相同而说来成片。」满堂僧众大喊起来,都去柜中取了衣钵要走。──此乱,唤做“卷堂大散。”「如火如锦。」首座那里禁约得住。

  智深一味地打将出来。「智深已打出来。」大半禅客都躲出廊下来。「躲出廊下来。」监寺、都寺,不与长老说知,叫起一班职事僧人,点起老郎、火工道人、直厅、轿夫,约有一二百人,都执杖叉棍棒,尽使手巾盘头,「好看。」一齐打入僧堂来。「众人又打入去。○方成大闹。○不与长老说知,故闹得快。」智深见了,大吼一声;别无器械,「四字奇绝精绝。」抢入僧堂里,「抢入二字,奇妙如火,盖上文云智深一味地打将出来,众人都赶在廊下,然则智深已在僧堂外矣。乃监寺都寺点起二三百人,倒打入僧堂来,写一时无纪之师,头错眼黑,可发一笑。然是犹未为奇绝之文也,最奇者,二三百人打入僧堂,却扑了个空,方思退出更寻智深也,乃今智深反从外边抢入二三百人阵中寻军器。大闹之为题,真不虚矣。」佛面前推翻供桌,撧了两条桌脚,从堂里打将出来。「再打出来。」众多僧行见他来得凶了,都拖了棒退到廊下。「又退到廊下。」智深两条桌脚著地卷将来。众僧早两下合拢来。智深大怒,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八字如锦如火。」只饶了两头的。「是廊下,妙妙。○如此叙事匆忙中,偏有此精细手眼。真是奇才。」当时智深直打到法堂下,只见长老喝道:「方成大闹。○打出长老来,方是大闹。若请出长老来,何足云闹哉!」“智深!不得无礼!众僧也休动手!”两边众人被打伤了数十个,见长老来,各自退去。智深见众人退散,撇了桌脚,叫道:“长老与洒家做主!”此时酒已七八分醒了。「妙。○不下此语,定要醉到何时。○又使酒人偏是七八分醒时,最为惭愧,写来妙绝。

  长老道:“智深,你连累杀老僧!前番醉了一次,搅扰了一场,我教你兄赵员外得知,他写书来与众僧陪话;「此事前文不见,却于此补出,行文有犬牙相错之法。」今番你又如此大醉无礼,乱了清规,打摊了亭子,又打坏了金刚,──这个且 由他,你搅得众僧卷堂而走,这个罪业非小!我这里五台山文殊菩萨道场,千百年清净香火去处,如何容得你这个秽污!你且随我来方丈里过几日,我安排你一个去处。”智深随长老到方丈去。长老一面叫职事僧人留住众禅客,再回僧堂,自去坐禅;「完。」打伤了和尚,自去将息。「完。」长老领智深到方丈歇了一夜。「眉批: 读至此真有飓风既息,日园如故之乐。○每每看书要图奇肆之篇,以为快意,今读至此处,不过收拾上文寥寥浅语耳,然亦殊以为快者,半日看他两番大闹,亦大费我心魂矣,巴到此处,且图个心魂少息。呜呼!作书乃令读者如此,虽欲不谓之才子不可得也。

  次日,长老与首座商议,收拾了些银两赍发他,教他别处去,可先说与赵员外知道。「是。」长老随即修书一封,使两个直厅道人迳到赵员外庄上说知就里,立等回报。赵员外看了来书,好生不然,「员外出丑矣。」回书来拜覆长老,说道:“坏了金刚,亭子,赵某随即备价来修。智深任从长老发遣。”「非员外薄情也,若非此句,则员外真像一个人,后日便不容易安置,他日智深下山,亦不可不特往别之矣。不如只如此丢却,何等省手干净。

  长老得了回书,便叫侍者取领皂布直裰,一双僧鞋,「往往写长老爱之。」十两白银,房中唤过智深。长老道:“智深你前番一次大醉,闹了僧堂,便是误犯;今次又大醉,打坏了金刚,摊了亭子,卷堂闹了选佛场,你这罪业非轻,又把众禅客打伤了。我这里出家,是个清净去处。你这等做作,甚是不好。看你赵檀越面皮,与你这封书,投一个去处安身。我这里决然安你不得了。我夜来看你,赠汝四句偈言,终身受用。”智深道:“师父,教弟子那里去安身立命?「此四字是王进所说,世间淡泊,收拾不住,此语遂为佛门所有。」愿听俺师四句偈言。”

  真长老指著鲁智深,说出这几句言语,去这个去处,有分教这人:

  笑挥禅仗,战天下英雄好汉;怒掣戒刀,砍世上逆子谗臣。

  毕竟真长老与智深说出甚言语来,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